• <table id="afyut"><strike id="afyut"></strike></table>

    <p id="afyut"></p>
    <track id="afyut"></track>
    <table id="afyut"><option id="afyut"></option></table>

  • <acronym id="afyut"><label id="afyut"></label></acronym>
    <big id="afyut"></big>
    本網站于2002年12月30日開通

    www.qxw3344666qxw.com

    首頁 > 學習園地

    萬里赴鵬程——馬敘倫一家的“北上”故事

    信息來源:人民政協報(2023年09月21日 第9版) 時間:2023-09-25
    字體: [大] [中] [小]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馬敘倫(一排左三)與家人在北京。一排左二夫人潘媞,二排左二馬龍珮、

    左三馬龍環,三排左一壽墨卿、左二馬龍翔、左三馬龍瑞、左四馬龍章、左五馬龍潛。

      2017年7月,我開始接觸全國政協重點文史課題“民主人士秘密北上”,知道我是“北上”親歷者的后代,我的祖父馬敘倫全程親歷了這段傳奇壯舉。

      隨著“北上”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畫卷在我眼前被徐徐拉開,我觸摸到了一段鮮為人知的壯闊歷史,同時驚訝地發現,除了祖父馬敘倫,我的祖母、父親、伯父、姑姑及姑夫等多位親人都是“北上”行動的親歷者和參與者……


    “暫遠天倫樂”

    ——馬敘倫率先啟程

      1948年上半年,人民解放戰爭取得重大勝利。五一勞動節前夕,中共中央發布“五一口號”,提出“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號召。

      馬敘倫即刻在《群眾》雜志上撰文《讀了中共“五一口號”以后》,歡呼“太陽就要出來了!”認為“這次的口號,是歷史上重要的文獻,轉捩時局的曙鐘……全國人民一致在期望著人民自己的民主政權早一日成立,期望著真正的人民革命的領導者——中國共產黨給以啟示,現在實現了”“‘五一口號’是對獨裁政權下了另一個方式的討伐令,它震撼了反動的獨裁政權和他的集團的魂魄,等于一篇勝利的檄文”。

      當時,在香港民主人士有一個著名的雙周會談,那段時間變成了連日會談,5月1日、2日連續兩天進行討論。指出五一口號最引起全國人民和民主黨派重視和興奮的是第五條,中共堅持黨派協商,組織聯合政府,足見其不搞一黨專政的誠意,應該在海內外立即發起新政協運動,號召人民起來擁護新政協。經過激烈討論,與會李濟深等12人當即決定聯名響應中共五一口號,共同促進完成大業,并推薦馬敘倫起草復電,即著名的“五五通電”。

      隨后臺盟、民建、民進等各民主黨派、社會團體及海外華僑等紛紛發表宣言響應五一口號,在香港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新政協運動。

      從1948年8月到1949年9月,在毛澤東、周恩來的直接領導下,由周恩來親自擬定邀請名單,按照“保密、謹慎、周到、安全”的要求,組織實施了民主人士和社會賢達秘密北上行動。中共地下黨先后組織護送20多批、350多位民主人士以及各界人士共計1000余人秘密北上解放區,共商建立新中國的大計,拉開籌備新政協的序幕。

      馬敘倫與郭沫若、許廣平、陳其尤等是第二批從香港北上的。出于安全和保密的原因,當時很多民主人士都是拋家舍業只身秘密離開香港的,馬敘倫也不例外。離港上船時,馬敘倫既思念妻兒,又向往新中國即將誕生,曾賦詩提到:“南來歲將晚,北去夜登程。知婦垂離淚,聞兒索父聲。戎馬憐人苦,風濤壯我行……”“人民爭解放,血汗豈無酬……群賢非易聚,莊重達神州?!惫粝壬詈婉R敘倫兩首,其中寫道:“棲棲今圣者,萬里赴鵬程。暫遠天倫樂,期平路哭聲……”船上的唱和,真實地記錄下了一行人為了追求真理拋下妻兒毅然前行的決絕。

      他們一行到達東北時,正值遼沈戰役結束,東北全境解放。捷報傳來,馬敘倫親自執筆,以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名義致電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人民解放戰爭,未及三年,勝利無算……遂使民主之光,煥若朝陽;獨裁之焰,微同爝火……”馬敘倫用“爝火”形容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充分表達了他對共產黨、解放軍衷心擁戴之情。

      在沈陽期間,馬敘倫參與了很多重要活動。

      1949年1月22日,馬敘倫與沈陽、河北共55位民主人士聯合發表了《我們對時局的意見》的聲明,擁護毛澤東提出的實現和平的八項條件,表示將革命進行到底?!奥暶鳌笔俏覈髅裰鼽h派、無黨派民主人士第一次集體以書面形式公開宣布自愿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表明多數民主黨派、眾多民主人士已經公開站到中共一邊,蔣介石已經成為孤家寡人,所謂“第三條道路破產”。

      1月26日,馬敘倫與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等34位民主人士應邀出席中共中央東北局、東北行政委員會、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以及東北各界人民代表在宏大影院(現址沈陽市文化宮)舉行的盛大歡迎會,發表演說并即席賦詩:“一堂敢詡群英會,個個都緣民主來。反動未消懷怒愾,和平有路掃塵埃。后至防風須就戳,末朝封建定成灰。矛頭所向無天塹,聽取傳書奏凱回?!边@首即席而賦的詩,代表了馬敘倫和民主人士“北上”的初心,以及對勝利的信心。

      1月31日,傅作義率眾起義,北平和平解放。2月14日,林伯渠受中共中央委托,專程到沈陽迎接馬敘倫及其他民主人士到北平共商建國大計,也帶來了周恩來寫給馬敘倫的親筆信。

      2月23日,馬敘倫等從沈陽南站(沈陽站現址)登上專列“天津解放號”離開沈陽,于2月25日抵達北平,投身到新政協的籌備工作中。

      馬敘倫代表中國民主促進會參加了新政協、新中國的籌備工作,對國旗、國徽、國歌、國慶日的設立,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并且在百廢待興的時刻,召回自己的子女,要求他們回來為新中國效力。


    “阿爸時刻念嬌兒”

    ——妻女秘密離港

    馬敘倫與女兒馬龍珮

      馬敘倫是1947年底離開上海避居香港的,當時走得突然,他的夫人和年僅8歲的小女兒馬珮(馬龍珮)只好留在上海。

      不久,馬敘倫的女婿壽墨卿將母女倆送上香港陽春公司的貨船到了香港,住在香港馬寶路77號,其間民主人士經常到訪,潘漢年等中共方面的人來的時候,馬敘倫會專門交代馬珮“跟誰也不許說這個人來過”。

      1948年11月23日,馬敘倫再次悄然離開在香港的家,秘密北上,夫人和年幼的女兒馬珮再次被留下。

      當時,馬敘倫的長女馬燕(馬龍環)和丈夫壽墨卿也居住在香港,壽墨卿時任香港陽春公司經理,是中國民主建國會重慶分會監事,他經常以其公司為掩護幫助中共香港分局做事。

      1949年2月下旬,按照香港分局的安排,壽墨卿先把馬珮和其母接到自己家小住兩天后,將母女倆帶到一個挺偏僻的地方,秘密送上一艘拉丁美洲小輪船離港。

      同船的人比較少,馬珮只認識吳羹梅和楊美真,兩位都是民主人士。吳羹梅在日本留學過,回國后創辦了中國標準鉛筆廠,1945年發起組織中國民主建國會。楊美真是美國留學碩士,女權運動工作者、民建監事。馬珮記得船上還有一位老人,歲數比較大,幾個年輕人應該是中共安排的護送人員。

      船在海上行駛一路顛簸,還要躲這個、躲那個。有一天,輪船遇到攔截,不得不停下來,大人們都躲到船艙底下去,只有馬珮一個小孩留在甲板看著對方的船。對方的船離得不是很近,朝著這邊打旗語,可是船上的人都不懂旗語,于是趕忙找來事先準備好的一大本書,是關于旗語的,有些慌亂地翻看著。一邊翻書一邊討論著,然后試著打旗語回應對方,馬珮就在旁邊看著熱鬧,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終于糊弄過關了,對方船上的人讓他們開走了。船開得并不快,要上岸時船上的人才知道是到了煙臺。當時天下著雨,大船靠不了岸,于是下到了兩頭尖尖靠搖櫓劃的小木船上岸。一路上,大家不敢大聲說話,匆匆趕到旅館。

      小住兩天,轉乘敞篷卡車,大家隨身帶著的都是些舊東西,幾個大包袱,車上沒有座,就各自坐在自己的行李包上,一路顛簸到了天津,后轉乘火車于3月8日晚上10點多鐘抵達北平。

      馬敘倫非常疼愛馬珮這個最小的女兒,他秘密辭港北上到達沈陽后,常常拿出隨身帶著的照片。這次父女分別3月余,他思女深切,還賦詩寄情:“阿爸時刻念嬌兒,小影頻看欲抱持?!瘪R珮和母親被安排住進北京飯店,嬌兒終得與慈父團聚。


    “報國馳驅正此時”

    ——兄弟輾轉歸來

      馬敘倫的長子馬克強(馬龍潛)1932年獲比利時布魯塞爾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學成回國后在國民政府任職。當時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翁文灝痛感政府機構的腐敗,要聘用正直的高學歷優秀人才,建立好人政府,選中了馬克強,聘其到實業部任職,先后任實業部商業司專員、越南海防華僑銀行副總經理,其間他曾協助資源委員會組織運輸物資,支援抗戰??箲饎倮?,他又擔任實業部商業司司長兼商標局局長。但馬敘倫不喜歡他在國民政府任職,他就此離開政府機構,轉任中國銀行副總稽核。解放前夕,他堅決拒絕跟隨國民黨政府去臺灣,也拒絕去法國巴黎中國銀行任副總經理。

      馬敘倫曾指示馬克強,要求他利用在國民政府供職的便利,截下一批未運到臺灣的錢幣,交給新中國。馬敘倫北上后,馬克強又按照馬敘倫的指示將分散在美國、緬甸等國家的其他子女全部召回,準備參加新中國的建設。

    1949年3月,馬龍章在“寶通號”上。

      1947年末,馬敘倫去香港前曾詩贈在上海交大讀書的幼子馬龍章:“爝火偏爭赤日明,鵂鹠當晝似妖聲。每聞盜跖談仁義,為學夷吾止甲兵。萬里磷燃疑縱火,千家巷哭欲崩城。逃秦只是書生事,大業終期在耦耕?!瘪R敘倫在詩中示意兒子學成后即去解放區,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大眾中去。

      1948年夏,滬港間的來往已受國民黨當局的監控,而臺港間尚為自由。交大畢業后,馬龍章先由其大哥馬克強協助暫時去了資委會所屬的臺灣造船公司,伺機經香港轉赴解放區。

      1949年3月,馬龍章即按馬敘倫離港前的安排,以母親病危為由請假到了香港。

      解放戰爭爆發后,除了大量民主人士避居香港外,還有大批文化文藝界人士和青年學生前往香港。中共香港工委專門成立了文化工作委員會,以文化為陣地,團結文化界人士,開展統戰工作。香港三聯書店成立于1948年10月,它成立后不久,就接到任務:通過商業關系,租船護送留港的大批文化人士北上,所租用的船是掛挪威國旗的“寶通號”。

      1949年3月中旬,馬龍章搭乘“寶通號”向著解放區出發了。同行的有著名演員張瑞芳、漫畫家丁聰、文學家楊翰笙、人民詩人臧克家、大導演史東山等家喻戶曉的文化界人士和黃炎培、黃鼎臣等民主人士以及香港達德學院的學生、部分民主人士的家屬等250余人,這是北上各批次中人數最多的一批。船駛過臺灣海峽,眾人的緊張心情頓消,氣氛驟然變得輕松,大家在貨艙甲板上舉行了文藝演出。張瑞芳表演的抗戰劇“放下你的鞭子”片段,強烈感染和沖擊了同行的人。

      船行7日抵達天津塘沽,此時,平津已解放,諸人于是經天津前往北平。馬龍章和一部分人被分配住進前門外安平旅社,周恩來親自到旅社逐房看望。在馬龍章的房間,周恩來建議馬龍章不要急于工作,先去東北解放區看看,這與馬敘倫詩中所寄語中的“到解放區去、到人民大眾中去”不謀而合。

      4月22日,馬龍章隨吳羹梅任團長的“民主東北參觀團”到了東北解放區,參觀40余天。6月,由參觀團黨組織介紹在東北軍區參軍,到了我黨創辦的第一所航空學?!獤|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擔任美式飛機機務人員短訓班主課教員,負責培訓美制P-51和C-46兩種重要機型的外場維護人員,培養了一批初步具有現代飛機構造和維護知識、技能的機務人員,確保這兩種機型在開國大典閱兵中順利執行飛行任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不久,人民空軍成立,馬龍章被調去空軍訓練部任訓練參謀。他還參與了極機密的訓練計劃、教學提綱制訂和最早接觸新的技術。在訓練部的幾年,除了日常參謀業務,他還承擔《人民空軍》和《八一雜志》的撰稿工作,盡其所能地為人民空軍的初建作貢獻。

      1939年,馬敘倫的六子馬龍瑞剛從轉到后方的上海醫科大學畢業,就被調到了紅十字會,分配去云南邊境從事抗“瘴氣”及防病治病工作。馬敘倫特意寫詩贊其“諸兒唯汝最恢奇,報國馳驅正此時”。1944年,馬龍瑞與王女杰新婚第十天,就被派往印度學習熱帶病防治,馬敘倫得悉,深深理解新婚夫妻分離的痛苦,再次詩贈兒子“正是洞房花燭后,不堪倉卒上征途”,并且以民族大義鼓勵兒子“一寸山河金萬寸”“領頭正數一枚梅”。

      1945年3月,遠征軍撤回國內后,馬龍瑞夫婦仍繼續留在緬甸從事巡回衛生防疫和醫療工作。上海解放后,正在緬甸從醫的馬龍瑞夫婦接到馬克強代父發來的電報:新中國急需專業技術人才進行國家重建工作,請立即到上海找陳毅市長報到安排工作。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馬龍瑞夫婦從緬甸回國“北上”趕往上海。馬龍瑞就任上海市新成區(后撤區并入黃浦區)衛生局第一任局長,其妻王女杰就任上海市衛生局婦幼處處長,他們這類專業人才的就位,及時填補了當時上海急需的專業管理干部的空缺。


    “聽取傳書奏凱回”

    ——五子繞路北上

    馬龍翔20世紀40年代在美國留影

      1945年,國民政府的資源委員會選派一批中、青年工程技術人員前往美國學習,馬敘倫的五子馬龍翔名列其中。

      在抗日戰爭中,馬龍翔常??吹綌橙孙w機猛轟濫炸,這深深刺激了他,因而立下志愿,要學習飛機制造技術,助力國家建立飛機制造廠和制造飛機材料的煉鋁廠及鋁加工廠,這個決心到美國后更加堅定了。

      由于有色金屬加工廣泛涉及軍工領域,美國雷諾金屬公司曾以重金和全家移民的優惠條件挽留馬龍翔留下工作。但他懷著工業救國的理想,于1947年秋天回到上海。

      剛一回國,馬龍翔便急切地去看望父親。當時,馬敘倫因“下關事件”受重傷一直未康復,十分憔悴,又面臨國民黨特務的威脅。父子久別重逢只能短暫傾訴,馬敘倫拉著馬龍翔的手說:“你從國外歸來,我看你還沒有染上一般外國留學生那樣的習氣?!比缓缶痛叽賰鹤颖M快離開他那個正受特務監視、威脅的住處。

      1947年10月,馬龍翔離開上海,前往臺灣高雄參與籌建高雄鋁廠。1949年國民黨敗退臺灣后,物價飛漲,通貨膨脹達到驚人的程度。大批美國企業、銀行的代表團盯住了臺灣。美國雷諾金屬公司的老板也率團來到高雄鋁廠,洽談投資合辦的意向。

      代表團中的一位中國高級顧問親自登門拜訪馬龍翔。像馬龍翔這樣在美國學習過的工程師,如果應對得當,肯定會被重用。但是,此刻馬龍翔思考的卻是:留在臺灣?還是返回大陸?

      1948年底,馬敘倫離開香港時,曾致信馬龍翔,要他選擇自己應該走的路。另一方面,自從臺灣“二·二八”起義后,蔣介石集團的法西斯暴行日益加重,不僅檢查來往信件,而且經常有人失蹤,一切家用收音機的短波波段均遭切斷。1949年4月的時候,馬龍翔從同事那兒獲悉,他的一位從大陸來到臺灣的同學在屏東附近被捕。這位同學到臺灣一年仍找不到工作,曾給馬龍翔寫過兩封信,信中說了一些怨恨的牢騷話,但他只收到了其中的一封信。屏東是國民黨的一個空軍基地,對函件檢查特別嚴格,而且這種檢查逐漸擴大至高雄,顯然另一封信已經被扣留了,這事引起了馬龍翔的警惕,也促使他決定了自己應當走的道路。

      此時,蔣介石實施“閉港政策”,對大陸進行海上封鎖和破壞,天津、上海等地雖已解放,但仍處于國民黨海軍封鎖之中,廣州尚未解放,臺灣與大陸港口間的交通,均被切斷,回返大陸仍只能取道香港。馬龍翔以去香港探親為由,并且故意向廠方提出預借兩個月的工資作旅費。廠方沒有理由拒絕探親,但工資未預支。

      馬龍翔做好了秘密離臺的準備,把行李、箱籠分成兩部分,輕便的自己帶走,笨重的委托朋友照管。他和妻子帶著三個年幼的孩子匆匆離開了高雄,連夜從基隆碼頭登船。由于在一周前就托臺北的朋友買到了去香港的外輪四等艙船票,一家五口得以順利登船。

      這時是1949年6月。

      上船前一天,馬龍翔從報上看到兩則消息:其一是從第二天起,凡離臺出港的旅客,一律要登記及審查;其二是即日起臺灣一律實行新臺幣。顯然,他們搭乘的這條船,是未經旅客登記和審查離開臺灣的最后一艘船。

      馬龍翔到達香港時,大批國民黨官員政客、商人等已涌入香港,觀測風云,尋找機會轉往臺灣。而從國統區轉移至香港的民主人士、從海外回來的華僑也云集香港,等候時機“北上”進入解放區……

      馬龍翔通過馬敘倫在香港時留下的關系及妹夫壽墨卿找到了中共香港工委。不久,他接到通知,在華商報報館樓上與工作人員接上了頭。之后,又在一家茶館內和工作人員商定了離開香港的辦法,約定在某日晚上,在碼頭集合,準備登船。

      當時,馬龍翔并不知道將搭乘什么船,將在哪里上岸,只知道是向北走。他帶著妻兒,在約定的時間到了集合地點。在一片黑暗處,他們一家被人帶上了一只小舢板,馳向停在離海岸約有一公里處的一艘掛著巴拿馬國旗的客貨輪。

      同時登船的有十多人,但互不相識。馬龍翔后來知道,船是租來的,船長和船員都是中國人,大多思想進步而熱情,同船的一部分是準備去北平參加新政協的民主人士及愛國華僑代表,有一些是剛從國外歸來準備去解放區工作的學者,還有一部分是中共駐港的干部。

      此時,臺灣海峽沿途港口仍被國民黨的海軍封鎖。船行至渤???,有國民黨軍艦在海面游弋,上空還不時有飛機盤旋。不久前,曾有一艘船遭到攔截,不得不返回香港。為了避免被攔截,他們只能繞道而行,不巧又遇八級臺風,全船人嘔吐不止。

      歷經風險,船最后駛到大連與安東(今丹東)之間的海上,停了整整一天,最后在大連港登岸。

      這一天是8月6日,當天的報紙上報道:長沙解放了。

      不久之后,馬龍翔到了沈陽。

      他是新中國第一批有色金屬專家,主持制定了撫順鋁廠恢復計劃,領導了葫蘆島鋅廠的生產恢復,并參加了東北輕合金加工廠等重大項目的設計工作,為新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做了大量的奠基性工作。

      至此,馬敘倫的子女全部回到了解放區。


    (本文作者系馬敘倫孫女、沈陽市政協教科衛體委員會主任)

    作者:
    国产伦子系列沙发午睡|日韩精品无码一区|欧美精品v在线视频17kan|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
  • <table id="afyut"><strike id="afyut"></strike></table>

    <p id="afyut"></p>
    <track id="afyut"></track>
    <table id="afyut"><option id="afyut"></option></table>

  • <acronym id="afyut"><label id="afyut"></label></acronym>
    <big id="afyut"></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