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afyut"><strike id="afyut"></strike></table>

    <p id="afyut"></p>
    <track id="afyut"></track>
    <table id="afyut"><option id="afyut"></option></table>

  • <acronym id="afyut"><label id="afyut"></label></acronym>
    <big id="afyut"></big>
    本網站于2002年12月30日開通

    www.qxw3344666qxw.com

    首頁 > 學習園地

    民進優良作風 | 顧頡剛三薦錢穆

    信息來源:團結報文史e家微信公眾號 時間:2023-09-06
    字體: [大] [中] [小]
    導讀

      2023年是民進“作風建設”主題年。民進中央主席蔡達峰在主題年工作動員會上指出,“以民進創始人為代表的老一輩領導人,開創了民進的優良作風。他們投身愛國民主運動,在嚴酷的政治斗爭中、在廣泛的社會活動中、在日常的待人接物中,自覺自律,身體力行,展現了高尚風范,創造了優良傳統?!?/p>

       

    顧頡剛三薦錢穆
      

    圖片

    顧頡剛(1893—1980),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民俗學家,古史辨學派創始人,現代歷史地理學和民俗學的開拓者、奠基人。

      1912年,錢穆從南京鐘英中學高中肄業后,先在小學任教10年,后在中學任教8年。1927至1930年,他為商務印書館的萬有文庫寫《墨子》《王守仁》,可謂奮筆疾書,一周寫一本書,內容充實。而他寫《先秦諸子系年考》一書,體系宏大,下筆凝重,窮數年之力,數易其稿。功夫不負有心人,書稿頗得到史學界同仁的好評,有的專家稱此書有顧炎武之風。

      1929年七八月間,顧頡剛應北平燕京大學之聘,離開中山大學北上。顧頡剛是蘇州人,途中返家省親小住。在朋友的陪同下,到蘇州中學造訪錢穆。這是中國現代兩位著名歷史學家的第一次見面。此時的顧頡剛,雖然比錢穆大一歲,卻已是中國學術界大名鼎鼎的人物了。顧頡剛畢業于北京大學,受康有為今文學、胡適思想和中國傳統辨偽思想的影響,1923年發表《與錢玄同先生論古史書》,提出著名的層累地造成的古史說,從而在中國學術界掀起聲勢浩大的古史辨運動。錢玄同稱贊其理論“精當絕倫”,胡適稱贊他“替中國史學界開了一個新紀年”。當顧頡剛揚名學術界的時候,錢穆正在鄉村小學任教。盡管地位相差懸殊,但喜讀報紙雜志的錢穆對顧頡剛的“古史辨”理論是了解的。這次顧頡剛造訪了錢穆,見到了《先秦諸子系年考》稿,征得同意,攜帶回家拜讀。

      過了數日,錢穆回訪顧頡剛。顧頡剛和錢穆素昧平生,因為讀了他的著作,對他的史學功底和才華大加贊賞。顧頡剛說:“您不應該在中學教國文,應該去大學教歷史?!辈⒄f自己受中山大學副校長朱家驊的囑托,代為物色有學術前途的新人,于是決定推薦錢穆到中山大學任教。由于顧頡剛的推薦,中山大學來電,聘請錢穆南下任教。由于蘇州中學的盛情挽留,錢穆只好婉拒中山大學的聘請,錢穆為此特寫信給顧頡剛解釋了一番。

      1930年,錢穆又得北平燕京大學的聘請,這也是得益于顧頡剛的鼎力推薦。顧頡剛初識錢穆時,稱自己將北上燕京大學任教,并將兼任《燕京學報》主編,希望錢穆能為該學報撰稿。顧頡剛在大學主講康有為,而錢穆對康有為的《新學偽經考》心中有不同的看法,就寫了一篇《劉向歆父子年譜》(原名《劉向劉歆王莽年譜》)。該文針對康有為《新學偽經考》的主要觀點進行了全面的批駁。他仿照王國維《太史公行年考》的體例,以年譜的著作形式具體排列了劉向、劉歆父子生卒、任事年月及新莽朝政,用具體史實揭示《新學偽經考》不可通者有28處,凡康有為曲解史實、抹殺證據之處皆一一加以指明。他駁斥康文的28條理由概括起來主要有如下幾方面:劉歆無編造群經的時間;與劉歆同時代或前后時代的人并未留下劉歆作偽的記載;劉歆沒有偽造《周官》和《左傳》諸經。

      《劉向歆父子年譜》是錢穆的成名之作,文中提到新舊儒學的分界線,使錢穆一時間轟動史學界,其學術地位得到了北方學術界的肯定。北平各大學原本都開有康有為今文家言的經學課程,此文刊出后,各校此類課程多在秋后停開。所以,錢穆此文使晚清以來經學上激烈的今古文之爭頓告以平息,在近代經學史上貢獻殊大。

      錢穆的論文與顧頡剛的見解截然相異,但顧恢宏大度、胸懷博大,毫不介意,1930年6月,《燕京學報》第7期上全文刊登了《劉向歆父子年譜》。顧頡剛稱贊中學國文教員的錢穆是奇才,而且顧頡剛與郭紹虞教授一起聯名推薦錢穆到燕京大學任教。錢穆因此文而名重學術界,顧頡剛的推薦、提攜,功不可沒。錢穆每次提到這件事情,總是贊嘆不已,“此等胸懷,尤被我特別欣賞。當然不只是感謝私人知遇之恩的原因?!?/strong>

      錢穆到燕京大學任教國文一年之后,因為不適應教會大學的環境,辭職南歸。1931年夏,錢穆在蘇州家中接到北京大學的聘書。北大是當時中國最有名的大學,是錢穆向往之地。他早年常以未能進入北大深造而深感遺憾,此次能進入北大任教,自然樂于接受。不久,他攜眷奉母北上,任教北大歷史系。

      錢穆這次能進入北大任教,一方面得益于他的成名作《劉向歆父子年譜》的發表。當時北大歷史系負責人傅斯年有意邀請他加盟北大。另一方面,更得益于顧頡剛的鼎力推薦。當時,北大力邀在燕京大學任教的顧頡剛回北大任教。北大校長蔣夢麟、顧頡剛的好友傅斯年多次寫信相邀。但燕京大學不放他走。1931年3月18日,顧頡剛在給北大文學院院長胡適的信中推薦錢穆代替自己。他在信中說錢穆可當大任,學問比他厚實,有些方面的見解雖然不同,但他尊重錢穆,希望他能對自己補偏救弊,北大聘請他更合適,因為自己有流弊而他沒有。錢穆的《先秦諸子系年》已經完稿,洋洋30萬字,實在是近年學術界一部大著作。

      顧頡剛早年治學勇于疑古,提出層累地造成古史理論,旨在打破舊古史系統,其著眼點在于“破”(破壞偽古史)。與顧頡剛一樣,錢穆也有疑古思想,但他堅信古籍可信多于可疑,所以其成名作《劉向劉歆父子年譜》批駁康有為的《新學偽經考》,力證劉歆無偽造群經的必要,其著眼點在于“立”(重建信史)。顧頡剛在推薦信中稱自己有流弊而錢穆無,希望他常對自己補偏救弊,其意大略指此。

      錢穆幼孤失學,最高文憑是高中肄業,完全靠自學成才。顧頡剛因為賞識其才學,多次推薦錢穆,盡管兩人學術地位相差懸殊,研究方法、學術觀點也不一致,甚至截然相反,但論學不害交誼,顧頡剛慧眼識人、推薦人才的胸懷和精神,令學術界敬佩不已。

      

    來源:團結報文史e家微信公眾號,作者:賴晨


    作者:
    国产伦子系列沙发午睡|日韩精品无码一区|欧美精品v在线视频17kan|久久久久无码精品国
  • <table id="afyut"><strike id="afyut"></strike></table>

    <p id="afyut"></p>
    <track id="afyut"></track>
    <table id="afyut"><option id="afyut"></option></table>

  • <acronym id="afyut"><label id="afyut"></label></acronym>
    <big id="afyut"></big>